免费发布张家口本地求职及招聘信

清洁工开车上班需要有明文规定吗

吴建国自称是湖南永州县人,今年52岁,曾当过两年兵,退役后在老家开车跑过营运,不过后来车辆被歹徒抢劫走了。2007年,吴建国为了供养儿子上大学来到东莞打工。去年5月份,他开始成为东莞市松裕塑胶皮具制品有限公司员工,工牌显示他的职位是“环卫班长”,但老吴表示今年2月份厂方撤掉了不少中层管理人员,他于是成了一名普通的清洁工。

这个自称“奋斗一辈子就想拥有一辆车”的男人,数日前买了一辆二手越野车,不料工厂保安以“执行上面的意思”为由阻止其开车入厂。而向保安传达“禁令”的该厂行政主管则解释称,是为了“防止老吴的车停在场内被人刮花而找厂方扯皮”。吴建国则认为,此事是因自己清洁工的身份遭厂方领导歧视造成。

清洁工开私家车上班,确实不是一种普遍现象。对于这一稀罕事,厂方主管者的第一反应大概是不允许出现,于是就有了“不准普通员工开车上下班”这一条理由。然而事实证明,这条规定还没来得及写入员工手册中,故而无迹可寻,只存在于这位主管的个人臆想之中。这位主管,恐怕并不喜欢这种出乎自己常识和意料的“普通员工”行为,厂长经理坐私家车当然是合情合理的,普通员工特别是清洁工这种厂内“较低层次”的员工开了私家车,几乎就颠覆他的既有观念。

而且,就算这是一条已有的规定,恐怕也涉嫌歧视。选择什么交通工具上下班,乃是个人自由,只要不违法违规,普通员工开车上下班有何不可?难道吴建国开了私家车,就会影响到本职的清洁工作?恐怕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值得商榷。事实上,单从提高企业生产效率来说,员工拥有私家车是一件好事,可以节省通勤的时间和体力,从而更有精力投入本职工作,为企业创造更多利润,这也是一些发达国家企业鼓励员工买车用车的原因所在,有些企业甚至把好的车位作为业绩奖励分配给包括清洁工这样的普通员工。从这点上讲,东莞的这家工厂的管理思维为什么就不能与国际接轨呢?

归根到底,吴建国遭遇的歧视,既反映了清洁工这一身份的尴尬,也折射出厂方在管理上的懒于作为。现代企业制度,往往注重发挥人的潜力,这需要建立在尊重普通员工、关怀其各方面的诉求基础之上。清洁工是企业中不可缺少的工种,理应受到与他人平等的对待,这不能仅停留在“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别”的口号上。汽车的价值可以有贵贱高低,但员工的身份和人格应该在企业的管理中被一视同仁,清洁工开私家车上下班有无必要,是私人生活方式的选择,不应该是厂方管理者可以代为判断的问题。既然厂内高级管理人员的停车问题可以得到解决,那么从平等的角度出发,就没有理由对清洁工停车的诉求进行搪塞。

在一些人的观念和逻辑中,清洁工位卑钱少,好好上班就行了,当然不能享受车位。现在清洁工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也过上了白领们习惯的生活,有的人就“不习惯”了,这是对清洁工劳动价值“想当然”且深到骨髓的藐视。清洁工吴建国为停车权抗争,看似有点小题大做,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为平等而抗争的举动?在争夺话语权上,“小狗也要叫一叫”。

职场问题推荐
收缩